蠡县信息港

关于双控的一些测算:政策本身并不可怕

2022-01-28 15:03:02

饶雨SEO博客 https://www.raoyu.net

  报告要点:

  能耗双控主要指能耗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。十三五规划中,五年单位GDP 能耗要降低15%,单位GDP 碳排放要降低18%。

  单位GDP 能耗的下降往往来源于两个方面,即能源结构的优化以及工业占比的下降:

  1)在2010 年之前,二者对单位GDP 能耗的下降均有贡献,经济既在转型,能源也在转型;

  2)2010 年之后,能源转型停滞了下来(应该和技术瓶颈存在关系),我们只能靠服务业占比的提升去压低单位GDP 能耗。

  今年单位GDP 能耗的目标是下降3%,这个任务暂时看上去非常艰难:

  1)2021Q1 的单位GDP 能耗同比下降3.1%,看起来似乎是完成任务的,但实际上,当期服务业对GDP 增量的贡献同比提升了6.6pcts,因此Q1 交出的成绩单应是漂亮的;

  2)但Q2 就不一样了,2021H1 服务业贡献占比同比下降了3.2pcts,如果没有强力的节能降耗的措施的话,今年上半年单位GDP 能耗的同比下降幅度应该远远低于3%。

  但下半年的形势要更加容易一些,今年达成降耗的任务其实不用洪荒之力:

  1)去年因疫情的影响,服务业占比的底部是去年的Q3,也就是说,如果我们今年服务业增长相对稳定的话,Q3 的能耗减少的进度会明显乐观起来;2)即使假设第三产业的占比会稳定到今年年底,按照去年总服务业占比去推算,今年的单位GDP 能耗下降的幅度应就在3%左右;3)然而,当前服务业的增长水平已经逐步超过了二产,如果下半年服务业占比稍有提升的话,我们今年是可能超额完成任务的。

  今年在双控上一个不利的因素是:去年的能耗数据也许是存在水分的:

  1)在去年服务业占比因疫情而大幅下降后,最后去年的单位GDP 能耗与前年是几乎持平的,这导致我们排除掉GDP 结构的话,去年的节能降耗工作对单位GDP 能耗的影响非常之大;

  2)这其实是有悖于直觉的,在1992 年之后,我们测算的节能降耗的贡献从没有如此大的影响,这可能会垫高了去年的基数,也导致我们在用三产占比的同比变化与单位GDP 能耗同比做拟合时,今年Q1 是一个奇异点。

  但无论如何,这个基数问题会降低我们今年的能耗减少的幅度,但应不妨碍完成任务。

  在对大宗商品及经济产出的影响上,至少双控的影响不会持续很久,况且在经济增长这个总矛盾面前,一切政策都是可以让步的。

  这并不代表新能源的行情会戛然而止,毕竟除了双控之外,新能源的行情还来自于传统能源涨价带来的新能源替代良机,而传统能源的涨价部分与双控有关,更多可能与流动性当前高亢的通胀交易的情绪有关。

  风险提示:经济及货币政策超预期

(文章来源:国元证券)

文章来源:国元证券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© 2015-2020 蠡县信息港版权所有